【GO】我是克劳利,我他妈才没死

克劳利就这样躺在他面前,几乎没有呼吸。
亚茨拉斐尔尝试唤醒他。他触碰他的手臂,体温很低,于是他像是碰到了冰块一样连忙收回手。
克劳利,死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时刻,因为天使和恶魔的寿命总还是有限的,但是他总觉得他们应该相拥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起化成星尘,带走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存的所有记忆。
只是他没想过克劳利会死在他面前。
他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平静,他只是在那里呆呆地坐着。
他们刚见面的时候应该是在伊甸园,那个时候下雨了,克劳利没脸没皮地挤进他的翅膀里躲雨,他虽然有些微怒,但还是纵容他挤在自己身旁。
他们贴的很近,仿佛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在创世纪的第一场雨中。
就像是命运的必然他们走到一起,方方面面都很契合,他们没有每分每秒都腻歪在一起但是每次重逢都像是要补上前面所有的性事。天使告诉自己不要耽于床上之乐,但是克劳利提供给他的欢愉,让他愿意破这个例。
但是现在他死了。
天使几乎立刻就想到了没有他的生活,刨去再也找不到这样好的工作伙伴陪他瞒过天堂偷懒,还有在生活上哪还能再找到这样棒的固定炮友加同居伙伴。
克劳利是无可替代的,天使得出这样的结论。
他把克劳利抱紧在怀里,他久违地哭泣。在遇到克劳利之后他从未哭过,除了在床上。但他这次哭了。
只是想到他将在而后的不知道多长的岁月里孤身一人,他就忍不住要流眼泪。
克劳利还是没有呼吸,他的身体好像更冷了些,天使把他往怀里塞进了点,无助地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呃呃呃呃呃诶——”怀里的人突然发出了声音。
天使受到了惊吓,几乎是跳到了天花板上。
“你没死????”天使瞪大了眼睛。
克劳利揉了揉自己僵硬的手腕,摸了摸鼻子。“亲爱的,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冬天的英国真的必须开地暖。”
“我是蛇。”
“然后呢?”亚茨拉斐尔从天花板上缓缓降落。
“太冷的话我会冬眠的,睡的太沉了你就叫不醒我了。”
“哦。”
“你刚刚是不是哭了!哦哦哦哦哦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么么么么过来给我亲口!”
天使红着脸跑出了大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