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严陆】他身下02

陆绎总在强迫自己忘记那些事,他觉得这并不光彩,虽说他也从中体味到欢愉,但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绝对是奇耻大辱。
那日严世蕃邀他去他府邸做客,他们饮了几杯酒,客套了几轮,严世蕃走下主位坐在他的身侧,在他耳畔呢喃。他不知怎的身体热的要命,严世蕃呼出的热气像是点燃了他,还来不及反应自己是被下药了,他就被跌跌撞撞地拖进房间里。
他饮了酒,眼前有些模糊,他只见模模糊糊的翠色华服的轮廓,严世蕃也有些微醺,他领口大敞,露出一大片胸膛。陆绎现在才反应过来他的处境,但已经无力反抗。
他也没有反抗的资格。
严家权倾朝野,他陆绎只不过是一个锦衣卫统领的儿子,他深知反抗的下场。
严世蕃感觉到面前这人在颤抖,他用手抚摸他的脸庞,换来陆绎的轻声呻吟,现在的他烫的厉害,严世蕃的触碰就算稍纵即逝,也像是他的救赎。于是陆绎不自觉地把脸颊贴上去。
严世蕃的手向下滑,隔着衣服划过他的胸膛,来到了腰际。陆绎今日这套袍子并不繁琐,解开了腰带之后整件外袍就向下滑落,露出他小麦色的胸膛。
陆绎从小习武,身上薄薄一层肌肉,像是蕴藏着巨大的力量。严世蕃的手又来到他的胸前,掌心贴到胸口。陆绎的胸口起伏着,他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但却又被严世蕃压回榻上。
“为何要反抗呢?”严世蕃也不管陆绎听不听的见,他自顾自地说着。
“此等欢愉当然是要共享。“他的身体从上方越过陆绎,取过床头的酒壶。他仰头,倾斜酒壶,透明的酒液淌入喉中。
“我听闻陆少爷平日里不近女色,今日你应当感谢我。“严世蕃手腕微倾,把壶中余下酒液尽数淋在陆绎脖颈和胸口。
“谢你什么?”酒的凉意带来些许清明,陆绎从喉咙里挤出这四个字。
严世蕃不语,他俯下身子,舔舐陆绎锁骨上盛的酒。陆绎想要推开他,但是无奈浑身无力。
“据说倭国有一宴席,以女体裸身为盘,口齿盛酒。“严世蕃用手指擦过自己濡湿的嘴唇,”虽然说你是衣衫半解,但是你这姿色吧——倒是神似。“说完严世蕃又开始自顾自地笑起来,陆绎只觉得酒精浸入了他的皮肤,像是在他皮肤下面发酵了,碾碎了血肉,放出热来。
身上的人的舔舐慢慢变成了亲吻,陆绎见着他的头慢慢下移,然后含住了自己的乳头。
快感在脑中绽开,然后蔓延开来,让他全身都感到酥软。他不曾体验过这种感觉,偶尔夜间一夜春梦,早晨起来的回味也不曾这样强烈。他总把自己和快感,和欲望划分开来。习武者不欲不求,他这么想。
严世蕃像是把他往欲望的深渊推,他堪堪抓住脑内那一丝清明,像是抓着深渊上的岩壁。
严世蕃用牙齿硌在他的乳尖上,像是钝刀划着伤口,快感一阵一阵地来。他抓紧床单,把自己的呻吟堵在嘴里,但他不自觉挺起胸膛,像是在把乳头送到严世蕃的嘴里。
严世蕃揽住他的腰,从结实的腰际开始向下抚摸,陆绎只觉得从尾椎上涌来一阵电流,他的手向后抓向严世蕃的手腕,但是因为力度不够,反倒像是在抚摸他的手。
严世蕃的手纤细而又修长,指尖因为握笔持扇,有些微微的薄茧。他能听见陆绎的呼吸变得粗重,于是他无声地笑了,把手探向他的身下。
灼热突然被握住,陆绎倒吸了一口气,然后他发现,原来自己早就落入了欲望的深渊,他是逃不出严世蕃的手掌心的。
因为,不过些许撩拨,他已经勃起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