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河】带我走

River Phoenix x John Wick


雨下得很大。

总有人说雨水会放大一些气味,于是River身周的腥臭味更浓了点。

该死的男人。该死的精液。

他站在屋檐下,百无聊赖。雨点滴下来,掉在水坑里,然后溅起小小的水花。

在雨天甚至都没多少人会走在路上,他数着经过他的人,第十七,第十八,他把自己领口的扣子又放开一颗。雨天做爱总是很有情趣,如果身上压着的不是醉酒后会吐自己一身的客人就好了。

雨下的更大了。

他望了望天,决定再等个十分钟,如果没人愿意为他的今晚付钱,他的晚上就只能和啤酒过了。

于是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他,跌跌撞撞的,像是要融在夜色里。他没有撑伞,向他的方向走过来。

River站直了身子,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正要出声。

某个柱状物抵在他的后腰,他反射一般地想转身,男人摁住他的肩头:“别动。”

他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的无害。

“扶我进去。”

男人走到他身侧,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硬物也向他腰侧滑,但是没有移开。

River微微颤抖着,他假装亲昵地拉着男人的手,然后扶着他向里走。

男人的气息很乱,他把头蹭在River的耳边:“就说我喝醉了。”低沉的声音搅的他的脑子一团乱。

River进门的时候妈妈没拦他,倒是他冲着妈妈来了句:“是醉酒的客人。”妈妈便招招手随他去了。

River一脚踢开自己的房门,把身后的陌生男子甩到自己的床上。男人像是忽的泄了防备,放下了枪口。River挨着他坐着,盯着他掀起自己的t恤。

呃啊——血肉模糊。

River一向是不愿见血的,虽说他处在这样不干不净的境地,但他见不得血。此时他扭过头不愿去看他。

男人指了指他摆在床头的伏特加。

操。River在心里暗骂,还是躲不过。

他认命地拿来伏特加,先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然后递给男人。

男人接过去,也喝了一口。River又回到床头那儿翻找,找出来一块干净的手帕。

“我帮你擦擦。”他虽说是见不得血,但也见不得人受苦。

他去打了盆水,把手帕浸进去,然后贴着男人的腹部缓缓擦拭。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说——我总得有个对你的称呼。”

“你会问你所有客人的名字吗?”

River摇摇头。男人继续沉默。

但你刚刚威胁了我诶,不是所有客人都会威胁我的。River在心里暗自想着。

”我可以就叫你John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但他没有说话。

血已经止住了,不大的伤口上糊着一层血块。

“我这儿没有纱布……”

他话还没说完,John从他手上接过手帕。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你这儿,还有多余的衣服吗?”

River又点点头,他从床的另一头拉过来一件长袖。John接过来,从自己的裤腿那儿取出一把小匕首,把衣服划成布条。然后他把伏特加淋在手帕上,捂住自己的伤口。

River把衣服递过去之后就扭过了头,此时他只听见粗重的喘息和牙关紧咬的声音。过了一阵就没声了,兴许是John总算是处理完了。

他小心翼翼扭过头,对上John深色的眼睛。雨声很大,敲的窗子哗哗地响。River又往John那移了些,他们几乎贴到一起。

John显得很疲惫,他是应该疲惫,或许他刚经历了什么战斗抑或是追杀,才堪堪能放松下来。他并不喜欢River的靠近,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枪又跑到了他的手上,抵着River的胸口。

River突然笑了,他用右手握着枪,向上移,移过自己的胸膛、锁骨、喉结,然后他张开嘴,自下而上地舔舐它。

John忘记放开了扳机,他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可能一个不慎就会走火,子弹就会打进这个漂亮男孩的脑袋里——他会死。

他真的很漂亮。John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他甚至没用漂亮这个词形容过一个男人。他像是矗在废墟里的漂亮玫瑰。

“你知道你要付钱的吧,John。”男孩把他的名字念的千回百转的。

“你买了我的一个晚上,买了我的时间和我的身体,你不打算用他们来做些什么吗?”他两指移开枪口,把头凑近,几乎要贴到John的鼻尖。

John感觉到自己呼吸滞了滞,他轻轻嗯了一声。River把他持枪的那只手往下压,然后凑上去亲吻他的嘴唇。撬开John的牙关并不需要费多少力气,他渐渐把整个身子都挨过去,然后强硬地,把John的手摁到了自己的腰上。

“我可不便宜,希望你接下来要对我做的事,能值回你的钞票。“

他脱下自己的上衣,期间John想要拦他,但被他一眼瞪了回去。他爬下床,赤脚踩在地上,把自己的身体挤进John的两腿中央。

然后他跪下。

John想要告诉他不需要这样,他挟他来此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性爱,只是或许是未到的快感蛊惑着他,让他默认了这个行为——他没有开口。于是River像是得了默许,他解开面前人的裤子,把他的性器从内裤里掏出来。

John低头看着他的脑袋,他金色的头发,闪着光迷了他的眼睛。River抬起头,如果不是他手里正捧着人的性器,他真的像个天使。

现在像个淫荡的天使。

他含住了John的性器。他的口活很好,John并没有开口称赞他,他只是抚摸着他的金色头发,然后把手插入发间。他很快勃起了,他的性器在River的舌间涨大。River把他的舔弄换成了亲吻,他从龟头开始吻到性器根部,然后直起身,跨坐在John的身上。

John的身子不自觉地向后仰,他扶住River的腰,主动仰起头亲吻他。

River咯咯地笑起来,“你知道很多客人都不让我在口活之后亲他们吗?”,他说。

“他们嫌脏,一个人居然会觉得自己鸡巴脏,真的是可笑。”

River继续低下头和John接吻,然后他伸长了手往床头柜上捞来了润滑剂。

他很快变得浑身赤裸,现在的情形就是衣冠整洁的John怀里抱着全裸的River,后者在自己的屁股里塞进两根手指,轻轻扩张着。润滑剂濡湿他的指尖,他转而握住John完全勃起的性器,用自己的后穴吞吃进了顶端。

他们同时发出呻吟,River把自己身体沉下去,直到整根没入。River发出小兽一样的呜咽,John太大了,他不知道应该夸赞他天赋异禀或是怎样,但是他太大了。他的穴肉被蹭得火辣辣地疼,他把头靠在John的肩膀上,挤出两滴眼泪。

“帮帮我好吗。”

John的心很软,River总让他想到小动物,那种又可爱又易碎的。他的手掐着River的腰,给他提供了一个可怜的支点。River一直在他耳边轻轻地喘,像个娃娃一样,像个性爱娃娃。

他不喜欢这样,他理解的性爱总是相互的。他觉得现在就像是他单方面的施暴,River没有快感。于是他又开始亲吻他,温柔地缱绻地,他的吻缓缓下移,他亲吻River的脖颈,River仰起头来接受这样的亲吻。然后他的吻继续攻略,在锁骨绽开了几朵花,然后吻上了胸口。River爽得夹紧屁股,裹得John也大口喘了几声。

“操,我们没戴套。”River附在他耳边说。

John假装没听见,继续把自己的性器钉进River的身体深处。说来可笑,River选择这个姿势是因为他体贴地觉得这样能够避开这位客人的伤口,但现在所有的主导权都在John的手上,他主导了他的快感。John的阴茎碾过他的敏感点,几乎每一次抽插都会蹭到,持续的刺激之下每一次的动作都裹挟着快感来,像是电击,酥麻而又致命。

John最终还是射在River的身体里,他们抱作一团共享高潮的余韵。River被搂在怀里,他深呼吸几口,然后戳着John的胸口说:“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在这儿我也呆厌了。”

John低头看他,窗外的雨还在下,此时已是深夜,静得只剩雨声。

“等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立即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