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stand

我又一次经过这个路口,然后又一次看到他。

我摸摸我的钱包,它还是像往常那么鼓,能够允许我进行一些日常routine外的娱乐,所以我向他走去。

“嘿,加比!”我向他招手。

加百列露出一副怎么又是你的神情。

我乖乖递上叠的整整齐齐的一摞绿色老人头,他接过去看了看,把它们塞进自己上衣的口袋里。

他这才愿意和我说话,只是说的话我不一定爱听。

”你想在这里还是找个小旅馆?“

”去旅馆的话钱得你付。“他又补上一句。

他总是这样,当我觉得我可以和他正常相处的时候,他总是会激起我的某种病态的好胜心。

“那就在这儿吧,反正被人看到撅着屁股被操的婊子不是我。”

他开始脱衣服,他穿的本身就不多,可我等不及了,在他这儿我总是很着急,或许是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烧我自己的钞票。

他被我摁在墙上,他的卫衣被撩起到胸前,我胡乱抚摸着他的腹部,另一只手向下伸,抓住他的性器。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然后在我耳边说:“你是初夜吗?怎么着急成这样。”

我不知道他这个骄傲是从何处来的,我明明是唯一一个愿意为他的身体付钱的冤大头。他贵的不自知,但还是每夜都在这里站着,从不承认是为了等我。

“你太贵了,”我说,“我要多干几炮才够值。”

“小鬼,我哪次不被你操的直不起腰?你那么点臭钱就你这么稀罕。”

“你会帮我口吗?加百列。”

他白了我一眼,伸出一只手:“可以,但得加钱。”

我又抽出一张钞票放在他的手心,他这才半跪下去,嘟囔着败家子,解开我牛仔裤的拉链。

”加百列,把它含住。“我说。我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这并不妨碍我的鸡巴被一个和大天使长同名的男妓含在嘴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立即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