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饶恕 Unforgiven

你长得和你的父亲一般无二。

父亲又娶了一个,在你的母亲去世之后他一直没有再娶,你几乎要以为他们之间真的有那种叫做爱情的东西了。在母亲短暂的人生里她从来没有感到快乐过,即使是怀里抱着自己的亲身骨肉她都笑不起来,因为她和你父亲的婚姻是该死的政治产物。

你的父亲是个控制狂,他偏执地想要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你的母亲是他的玩具,你也是他在政治舞台上的牵线木偶。这样偏执的老头怎么会娶回一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你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你把原因归结于那个男人是个狐狸精。你曾经撞见他和你父亲在书房做爱,他叫得婉转,是连街边的男妓都敌不上的风姿。

他说他叫River Phoenix,你在脑海里搜寻这个姓,一无所获。你猜父亲是从某个贫民窟的角落挖掘的他,兀的得了地位的人总是会显出丑恶的嘴脸,但他总是沉默。你拒绝叫他母亲,可笑,一个年龄与你相似的男人怎么配得上这个称呼。你一直叫他River,这像一个妓名,只有最低贱的人才会取这种名字,因为他们的骨灰最终也会洒进那里。River不会,嫁进豪门之后他就算是突然暴毙也会被装进精心雕琢的镶金棺材里。

你们之间的相处很单调,你甚至一天都不会见到他几次,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是在父亲的房间。家里其他的杂事都由佣人来做,你最多在晚餐的时候和他面对面坐着,父亲坐主位,你们坐在两侧,他也还是埋头吃着东西,在父亲的高谈阔论中不发一言。

然后他们继续如胶似漆,在你快要学会忽略这两个人的存在的时候,父亲去世了。这个男人试图掌握一切,但唯独握不住自己的命。

你一夜成了一家之主。

你父亲的葬礼办的迅猛但豪华,一切都按照他会喜欢的样子来,这毕竟是你最后一次顺着他的意思了。River在葬礼上穿的很漂亮,他满衣柜都是你父亲亲自挑的奢侈衣服,他大概是选了最华丽那一件,你不应该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对自己的继母心生歹意的,你自己清楚的很。只是他跪在那里,哭得直不起腰来,你就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次被你撞见的性爱,他高潮的时候也会这样颤抖,像是濒死的鱼。

葬礼结束之后,你开车载着River回家,没了你父亲,好像连车里都不那么逼仄了。你总是觉得父亲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瘦削,有种什么庞大的东西如影随形,压迫着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于是你每次和他相处,都被那浓雾挤压着,无法呼吸。但是River不受影响,仿佛那样的浓雾会包裹他,而不是压迫他。你说不清这种感觉是不是嫉妒,你嫉妒你的母亲从没获得过父亲这样的喜爱,你嫉妒你自己也从未被这样包容过。又或者你实在是太恨你的父亲了,仿佛侵占他的东西会让你获得胜利之后的快感。

侵占他的东西。

于是你看向坐在副驾驶的River。

他对于你父亲的死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波澜,他一直在低声啜泣。这个该死的忘恩负义的婊子,你心想。

你遣散了几个陪伴了你父亲很久的佣人,让他们继续侍奉一个死去的人的儿子显得很不近人情,于是这个豪宅顿时空旷了起来。你告诉River在年后会请新的佣人来,他点点头。

你不是没见过他说话,他在你父亲怀里可是健谈,那个老头说什么他都会咯咯地笑。这样沉默的样子很虚伪,你暗暗想要撕掉这层伪装,戳穿他的戏码。

于是你也不知道你和他到底是怎么滚到一张床上去的,你只记得River在哭,你分不清楚他是痛苦还是欢愉。你本意的确是想辱他,兜兜转转你最终还是打了直球,会有什么比被自己亡夫的儿子侵犯还要侮辱人的呢?

你喜欢后入他,他像一条狗一样匍匐在你的身下,发出像幼兽一样的呻吟。你不会看到他的脸,或许是刻意为之。看见他的面孔你就会想到你的父亲,你不喜欢你的父亲,连带着你也不喜欢他。

可是你喜欢他的身体。

他是为性爱量身定做的玩具,一切男人和女人性欲望的具象。

他因为你的摆弄而哭泣,他的甬道热得发烫,你只觉得你的性器要被化在他身体里了。你们二人融为一体。

“他喜欢这样吗?”你会这样问他,这里的他是指你的父亲。River一般不会回答你,这给了你更多凌虐他的借口。你喜欢看他沉沦在欲望里,他的眼睛几乎无法聚焦,他因为你的顶弄而颤抖。你在他身上释放着你最压抑的欲望,你对你父亲压迫的反抗就是这样,把你年轻的小妈操哭在床上。

最后当他哭到失声的时候你还会继续追问他,他无法回答你因为他只要一出声就被你的动作撞击成细碎的音节。他只能张大嘴摇头,你的父亲不会这么做,你父亲对他的温柔永远都是仅此一人独享。

那个死老头能让你这么爽吗?其实你是想这么问的。

偶尔你会刁难他,其实你一直都在刁难他,言语上和行为上,只是那几次做的过分些,他哭的更惨些。你让他赤裸着在你们空荡荡的豪宅里爬,像狗一样。你一直觉得他像一条狗,不仅是他在你身下的样子,还有他获得你父亲的宠爱的时候,真的很像一条在摇尾巴的狗。

他哭着求你不要,他总是在哭,你没见他在你父亲死的时候哭,倒是现在一直在哭。或许他之前的眼泪都被你父亲的性器榨干了,你恶毒地想。他说他可以让你对他做任何事,只要不是这个。

可我已经对你为所欲为了,你这么告诉他。他在你这里没有讲条件的资格。

你威胁他如果他不照做你就会把他带到街上去,阴湿的巷口里赤裸的男人会遭到怎样的对待,他比你清楚多了。他照做了,他的眼泪流的满脸都是,然后你在他身后看着他的屁股左右摆动着。

太骚了,你想。

他或许是担心被佣人们发现,他的每一步都在颤抖,他膝盖的皮肉贴着你家的大理石地板,那一片皮肤都泛着红。但你无情地让他继续。

你最终还是服从于你的欲望,你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他磨红的膝盖又撞上墙壁,你插入了他,没有润滑,因为他的甬道早已因为你屡次的侵犯变得湿润。他是个天生的婊子,他的内壁层层堆叠在你的性器上,吸的你魂都要没了。

你啃噬着他的后颈,就好像食肉动物衔着它的猎物。性爱结束之后他身上总是布满你的痕迹,那淤青总是还没消下去就被你添了新的。他的皮肤很白,身上的伤痕总是让你的血往下身流。他被你的手钳住不能动弹,任凭你的肉刃碾过他后穴的每一寸。

你逼他浪叫,他本咬着嘴唇不想发出呻吟,但你坏心眼地把你的性器抽出来在穴口蹭,他不自觉晃动屁股邀你进去,但你就是磨。你说让他求你,他先是不应的,但你探了只手指进去碾着他的敏感点转,他又开始哭哭啼啼的,可你不会因为这个心软。他哭着求你进来,求你用你的鸡巴给他播种。他哭起来什么骚浪话都会说,然后你大发慈悲地把你的鸡巴操回去,抹平他后穴的每一寸褶皱。

他嗯嗯啊啊的,带着哭腔。你摁着他的脖子把他压在墙上,然后分开他的双腿操他。他的眼泪糊了整脸,内壁随着他的吸气不断地绞紧然后又放松。他已经临近高潮,整个人泛起红色。你见他在喃喃着什么,你本以为会是哦上帝之类的垃圾话,但你凑过去听,他的喘息声裹挟着语句送过来。

他在高潮时居然在叫你父亲的名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