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essive

我见过很多比基尼洗车的小摊,通常是那些高中或者大学的女孩为了筹款或者是赚点零花钱,举起一个五美金一次的小牌子,他们年轻到并不觉得这是在用他们裸露的皮肤赚钱。但是这次不一样,我面前这个绝对是男人,我眯着眼睛盯着他身下鼓起的一包——这是个恶作剧?

他比别人要贵一些,他说五十美金做全套。

我早在他靠在我的车窗上露出他整个胸膛的时候就猜到全套是什么全套了,但我还是问他:“是洗车吗?”

他脸上露出几丝尴尬的情绪来,然后他左右扫视了一下,把头伸进我的驾驶座里,暧昧地贴着我的脸颊。他把嘴唇凑到我的耳边:“先生你懂的,解决那事儿——生理需要。”

一切都明朗了,他是妓女我是嫖客,五十美金他就会用他的屁股裹着我的鸡巴把我哄射出来。

五十美金不能干什么事,可以买一件不是很高级的衬衫,吃三顿麦当劳,一周的咖啡。但是物欲的享受,食欲的满足,还有该死的咖啡因,还是比不上性欲攀上顶峰的那一秒。

这很划算。

于是我掏出了五十块塞进了他的手心里,他眉毛一挑,把钱叠成长方形塞进自己比基尼的下沿。

“在这里吗?”我问他。

“随您挑选。”他说。

我开了一辆吉普车,驾驶座的位置还算宽敞,于是我放下椅背,把座椅往后调,在我的两腿间空出了一人的位置。

他脱了他的三尺高跟鞋,越过我的身子把它放在汽车后座,他整个人都趴在我的身上。

“My name is River, at you service, sir.”

他给我的欲望加诸了一个名字。

在车里的性爱总是逼仄而又着急,他并没有给我口,虽然我强烈要求他这么做,不过车里的空间的确不允许他蹲下来。于是他向我承诺,我的屁股会比我的嘴更带劲。

他急着把我撸硬,然后给我套上保险套。他还是从比基尼里变出来一个方方的小袋子,或许这之前被夹在他的股沟里。

然后他抓着我的鸡巴往他屁股里塞,这太着急了,单就着避孕套那少的可怜的润滑剂根本不足以把我的阴茎塞进他干涩的肠道里。他跨坐在我的大腿两侧,把膝盖挨在我的皮质座椅上。

他沾着润滑剂的手指把丁字裤拨到一边,他握着我勃起的阴茎对着自己的后穴。他很努力把它吃进去,他的肠道是温湿的,我捏着他的臀肉把他往下压。他发出略带痛苦的呻吟,但我是爽的,他紧到让我发疯,就算是一寸一寸往里挪也像是在开疆扩土。

我把手指伸进他的泳衣里,刮蹭着他的乳头,他整个人软下来,栽倒进我怀里。他总算是吃下了我的鸡巴,现在把手撑在我的肩膀上,试图上下动。只是车里空间太小,他一动弹就得撞上车顶来。于是我只能顶着那一点慢慢磨,顶了那么几下他就出水了,感觉那水把我鸡巴淋了个透(不科学,别考据)。他撑着车顶娇喘,我分不清这到底是他的演技还是真情流露,在我偶尔撞上那里的时候他的喘息就会化成有些尖利的呻吟,然后又转调成为催情的歌。

“慢一点——慢一点。”

他小声叫着,好像我会因为他的话而仁慈。但我总还是要追求最高的性价比的。

我不和他亲吻,我啃咬着他的喉结,他像是要推开我,但又攥紧我的衣领,我拉下他的手,阻止他进一步弄皱我的西装,我把他的手反剪在身后。他现在没有地方借力,只能靠着方向盘顶着他的后腰,于是他向后仰,像是挺着胸把整个胸膛送到我面前。

我扒开他的泳衣,他脖子上的系带勒进肉里,而我的手指陷进他的乳肉里。我并没有怜惜他,在这几十分钟里他是我的物品,我想要把我的物品的乳尖亲得红肿,于是我就做了。他还是小声求着我不要,我却在心里想着他的下一个客人看到他被使用过的痕迹之后会怎么想。我恶毒地想要在短暂的时间里给他打上我的烙印。

我喜欢他叫我,先生这个词先被抵在舌尖上夹在齿间,然后又被他含进去,咽在喉头。我怀疑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叫哪个先生,一概而指的唯一好处就是不会在被操的时候叫出别人的名字。他被我顶的连话都说不全,照理说我的钱还能买到做爱时的骚话,但是他一脸快要高潮的样子,只能细碎地吐出音节。

我并不介意男伴比我先达到高潮,他被男人的鸡巴调教出来的敏感的肠壁单就是夹着我的性器就能哆哆嗦嗦地喷水,我在他身上留下齿痕的时候他也会绞紧屁股把我死死锁在他身体里。他高潮的时候仰着头,露出脖颈到胸口的漂亮曲线,我把性器深埋在他的肠道里,他微微吐着舌头,像是被使用过度的样子。

我还没有射,我把他的精液抹开在他的小腹上,他红着脸扭过头,露出难得一见的耻态。欲望不再是箭在弦上,我们俩都有了多余的精力来互相纠缠,可惜我实在是想要看到他的漂亮脸蛋,不然我就会把他转过来,后入会插的更深点。但我又想,后入他会哭吧,他看起来真的不太适合这一行,稍微一碰就要坏了。

我抓着他的屁股,把他抬起来然后又摁下去,他任我摆弄,偶尔还配合我把我的顶端含进他身体的更深处。他的肠液被摩擦成白沫,我的手指沾着它插进他的后穴里,把那个小洞扩张到极限。他咬着嘴唇拽着我的手,又是先生先生地哼,但还是由着我去了。

我射在他的身体里,然后软下的阴茎从他的身体里滑出来,他把手撑在我肩膀上抬起自己的下身,熟练地摘下保险套打了个结。他摇下车窗,把保险套丢出窗外。我揽着他的腰,打开我副驾驶座的储物箱,捞出一包餐巾纸。他亲亲我的脸颊,好像在称赞我的体贴。

他的后穴开合着,流出有些透明的体液,他抓过餐巾纸摸了一把,然后提了提自己的内裤。我的目光盯着他黑色泳衣被水渍濡湿的边缘,一直没移开。他的下一个客人就会享受到我所没享受到的,被操软的肠道。

他推开车门,赤脚踩在马路上,然后走到另一侧打开我的后侧车门,拎上他的高跟鞋。

他依旧是撑在我的车窗上:“欢迎下次光临。”

“同一个地方?”

他摇摇头:”有缘自会相见。“

我深吸一口气,车里还留着性爱的味道,然后风吹过来,把这股味道吹淡了。

然后下面放一下桔妈咪给我的配图!!!!!!!!!!!我的天哪简直三生有幸

重新加了个水印但还是很好射很好射很好射 多看几遍 心中默念 桔神恩泽宇宙万物
我必须在此赞颂木吉妈咪一百遍——不行!一百遍不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