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取不出标题

他看不见我。

他看不见我亲吻他,亲吻他的额头,他的脸颊,我的吻印在他的脸上,然后向下移。

他的锁骨戳起他的皮肤,就像是织针戳起毛线,然后我亲吻那个凸起,他的骨头在我的唇下,我用双唇包裹住它。

他轻轻笑着,用手胡乱摸着找寻我的位置,然后猛掐了一把我的腰。

”别搞了,我好痒。“

我也开始笑,把脸挨在他的脖子旁,他咽了口口水,喉结蹭在我的脸颊上。

他带着眼罩——又是我突发奇想的情趣,他总是依我。人在失去视觉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放大触感,我想他现在一定能感觉到,我的指纹之间渗出汗水,把我的指纹拓印在他的手臂上。

他开始回吻我,我们交换着呼吸和唾液,他的鼻子拱在我的脸上,然后他又忍不住发笑。他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然后我也笑了。

我解开他的上衣,他的皮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他的胸腔上下颤动着。我亲吻他的乳肉,用舌尖亵玩他的乳晕,然后把他的乳头整个含进我的嘴里。他的呼吸乱了半拍,手摸索着撑上我的肩膀,他的手指收紧,在我的肩膀上掐出痕迹来。他低低喊着我的名字,我听着他叫,然后用我的齿尖摩擦着他乳头凹陷的地方。我料想这种感觉一定在他血管里炸裂开来,他眼罩下的睫毛一定颤动着,以和我的动作相同的频率颤动着。我用我的牙齿把他的乳尖拉扯成不一样的形状,他咬着嘴唇从鼻腔里发出气声来。

色情,太色情了。我们每一次做爱他都会这样,试图吞咽进自己的喘息,但最终只是让那声儿从喉咙口绕一圈回来,又开始在胸腔内共振了。我用牙齿夹起他的乳肉,在左胸印上我的牙印。他顺从地把胸挺起来,像一张绷紧了的弓,露出漂亮的肌肉曲线来。

我站起身,他有些慌乱地用自己的嘴唇寻找我,于是我亲吻他的额头以示安抚。

我说:“亲爱的,我去拿润滑剂。”

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摘下了眼罩,我本来就没想着他会全程带着,我想他更希望看见我,毕竟做爱的本质还是爱,而不是做。然后我想我也瞒不过他了,我本来幻想的场景是我站在他身后,替他摘下眼罩,然后他就会看到我坏心眼的布置——一面巨大的全身镜——我幻想他会全身因为羞耻而泛红,然后我可以调侃他,用他的羞耻作为折磨他的小借口。现在是没有惊喜了,但我知道他还是会依着我来,他脸上挂着无奈的微笑,又向我伸出了双臂,我会被他宠坏的,我心里想。

他揽着我的脖子,凑在我耳边抱怨我的过分,但他还是向我张开了双腿,让我把他的裤子连同内裤一道脱下来了。他现在像是海报上的av女优,只穿着遮不住屁股的白衬衫,领口还敞开着,好像下一步就会被玩到哭出来。我把手指顺着他的股沟往下滑,他乖乖帮我用润滑剂润湿了手指,像是把自己脖颈露在猎人面前的羔羊。我插入两根手指,他的后穴开合着把我的手指含进去,里头湿湿热热的,早就被多次的温存调教得软烂。我又和他接吻,他用牙齿蹭过我的舌头,于是我边报复式地咬上他的下唇。我把他摆成跪趴的姿势,面对着那面镜子。

他开始感到窘迫起来,在我手指的开发下他逐渐显出淫态,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便移不开眼了。我贴近他,把我的上半身和他的后背贴紧在一起,然后我把我的性器掏出来,我早就硬的不行,猴急地把自己塞进他的身体里。

他微闭双眼,发出一声千回百转的喘息。我最听不得他叫,此刻感觉我埋在他身体内的性器又涨大了几分。他的手向后搂住我的脖子,侧过头来亲吻我的脸颊。

“动一动,动一动……”

我自然会让他如愿,我小幅度地抽插,带出润滑剂磨出的泡沫。我想他并没有发现自己正在欲求不满似的摇摆屁股,所以我好心提醒他。我看着镜子里的他,他的眼里倒映出他自己的裸体,像是某种绕人的迷宫让我迷失在他的身体里,然后我在他耳边说:“发骚了是吧,都开始扭屁股了。“

他像是突然被捅破了谎,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扭过头去不敢看自己,但又被我掰过脸来只能盯着我俩交合的地方看。他先是否认,小声说着“我不是,我没有”之类的话。但我突然开始大开大合地操他,他的喘息声已经没办法被咬在唇间了。

“嗯——啊!”他被我顶到了敏感点的时候尖叫出声来,然后好像是自觉不应该反抗我,开始顺着我说起淫词秽语来。他特地凑在我耳边,把话灌进我耳朵里:“嗯,发骚了。”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总是透着莫名的自如,踏在理智的边缘,但还是很自如。

然后我的欲望又被他掌控了。

他的后穴紧得让我发疯,像是要把我的精液榨干。我此刻才想起我一直都忽略了他的欲望,我抚摸他的下腹,然后帮他撸管。在双重夹击下他好像格外脆弱起来,腰弯折到了极限,恨不得把每一寸肌肤都与我的黏在一起。我又要求他看镜子里的自己,他的眼睛红红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我用嘴唇擦掉他眼角沁出的泪水,他扭过头来用自己的嘴唇找寻我的嘴唇,我们纠缠着,像是两条交尾的蛇,在鳞齿间把对方的灵魂从身体里挤出来。

我开始进行最后的冲刺,他的声音也开始尖锐起来,像是玻璃滑在冰面上。我掐紧他的腰,留下红色的指痕。

他说:“射在里面吧!”好像我的精液能够让他产生一些我们之间有纽带的实感。

所以我照做了,即使这意味着我又得多花半个钟头在浴室里帮他抠挖出我射在里面的东西,或许还会在浴室里再来一炮。我不免地在射精的瞬间想到一些无关的事情。

然后我帮他撸射出来,他无力地抓着我的手腕,他的精液射在我的手上,喷溅到了地板上,还有镜子上。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然后突然盯着镜子里看。高潮之后的他也很漂亮,他每时每刻都很漂亮。

他盯着自己看,视线扫过着自己起伏的胸膛,红肿的乳头,还有疲软的性器,然后他看向我。这真的很奇怪,他从镜子里看到我从镜子里看他。然后他直接转过头来与我对视,在同一秒钟我也这么做了。

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我,我的眼睛里也全是他。他把我的性器从他的身体里拔出来,然后撒娇一样地攀在我的脖子上。

“抱我去洗澡嘛。”

他的鼻息吐在我的颈侧,我深吸一口气,鼻腔里都是他的味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开始
%d 博主赞过: